您好,欢迎来到安徽文艺出版社官方网站!
 
新闻 图书 资源 热门搜索:秋天的愤怒 丽江 水母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社内新闻

马卡比,安徽文艺出版社《繁花似锦》出版受媒体关注

来源:安徽文艺出版社   发布时间:2020年6月18日  浏览次数:734

马卡比安徽文艺出版社《繁花似锦》出版受媒体关注

马卡比 

马卡比,行走在小说的试验田里

马卡比张艳荣《 中华读书报 》( 2020年06月10日03版)

马卡比  作为作家,不但要懂得生命的意义,还要有使命担当。

马卡比  “小说的生命来源于地域”,盘锦是我的家乡,是辽河入海流的地方。苇海碧连天,一望无际的金色稻浪,从天际滚滚而来,席卷大地。我时常被眼前的景色所陶醉和震撼。我想把这独特的景致和人文情怀,融入我的小说里,有情感、有温度地呈现在这片大湿地之上。

马卡比  近几年,我的身边有许多优秀人才选派到乡村担任第一书记,他们来自不同的岗位,却为了共同的目标,乡村振兴,脱贫攻坚。基于此,我确立了我想要写的小说的主题思想和价值取向,于是长篇小说《繁花似锦》便行走在了烟火人间。我还需要给小说设置一个典型载体和生活场景,在我身边有一个村貌、村风极具代表性的,简直是为我想要写的小说量身打造。得胜村具有典型的东北基层乡村特质,我徜徉在得胜村的乡间,芦苇的碧绿,白杨的挺拔,果实的丰硕,稻田的飘香,大河浩荡,无不令我怦然心动。我喜欢把平凡的人物放进大时代里,让他们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把个人的命运和时代联系在一起,小说便有了气宇轩昂的生命力。新时代农村变化在小说中起到刻画人物和突出主题的作用,以回顾得胜村改革开放以来迄今逐步走向小康、实现生活繁花似锦的经历为小说切入点展开叙述。

马卡比  《繁花似锦》入选中国作协2018年度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在我深入生活的过程中,深切地感受到,我们真的是生活在一个繁荣和成就的世界里。

马卡比  我也在思考和探索现实主义题材文学创作的深邃,实践在新形势下作家与时代、与生活的对话。《繁花似锦》以得胜村发展历史为背景,人物、事件、情结一脉相承,抒写和抒发得胜村兴农为民的伟大历程。以得胜村人文情怀为基点,抒写人的思想和社会变迁。具体到春耕秋收,河蟹和稻田一地两收、认养稻田、碱蓬草、芦苇荡、丹顶鹤。抒写得胜人最简单而又最复杂的人情世故。讲述得胜人的梦想和故事,生活中的短与细、雅与俗,折射流金岁月。得胜村有党史馆、农家书屋、皮影戏和历史悠久的得胜碑。各色人物带着痛感和荣光裹挟在时光的洪流中,或沉沦,或脱颖而出,各具特色。当过上富裕生活的得胜村人们,又有了新的理想和精神寄托。新时代以来,新一代大学生和年轻的党员,自觉接过前辈的接力棒,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生态兴农,科技兴农。带领全村人民群众,走上了乡村振兴的幸福路。

马卡比  我是想把小说人物置身于稻田、河蟹和苹果园中,接地气、沾露水。把小说的故事建立在历史长河中,在时代精神中寻找小说的灵魂和思想。

马卡比    “艺术之花只绽放在深厚的土壤之上”。得胜村这个海河相连的土地,在水一方。得胜村有辽河和渤海向人们展示雄伟,得胜村有芦苇和水塘向人们奉献鱼虾。得胜村有肥沃而湿润的土地让人们播种水稻和栽种果树。得胜村有明媚的春天,一树桃花浪漫。得胜村有雨天的夏季滋润土壤,让庄稼拔节、扬花。得胜村有喧嚣的秋天收获金色的稻子、芦苇和河蟹。得胜村有宁静的冬天让我们迎接大雪纷飞。这就是我对得胜村的深厚情谊,一个追着梦飞翔的地方。

 

    《繁花似锦》是一部从泥土中长出来的小说。读这样的作品,犹如享用农家菜园新摘的果蔬,每一次咀嚼都会鲜汁盈口。

马卡比,山溪野径有梨花

滕贞甫《 中华读书报 》( 2020年06月10日11版)


  张艳荣是文学辽军名副其实的主力,是辽宁省作家协会连续几届签约作家,创作成果颇丰,小说、影视、绘画均有涉猎,是个颇具才艺的女作家。读她的作品,最明显的感觉是浓郁的生活气息、鲜活的故事推演和饱满的情愫注入。近日,读到她的新作《繁花似锦》,觉得这是一部契合新时代脉搏、讲述新时代故事的佳作,读后有一种春和景明之感,不免对美好乡村生出诸多神往,渴望有机会能置身一树如雪梨花下,沐浴湿润的山野微风,滤去水泥丛林中淤积的压抑和浮躁。

  《繁花似锦》是一部从泥土中长出来的小说。读这样的作品,犹如享用农家菜园新摘的果蔬,每一次咀嚼都会鲜汁盈口。这些年,文坛上农村题材作品并不罕见,但许多作品是居高临下的俯瞰,笔墨或用在批判农村的凋敝和文明的缺失,以此来呼唤对乡村的重视;或放大自我想象,绘制现实中根本无法寻觅的世外桃源,以此来自慰久违的乡愁。像张艳荣这样将身心融入乡土,如同种子一样生根发芽、哺育作品的并不多见。张艳荣在掩面擦去为故乡而飘落的泪花时,不忘赋予乡村新的希望,如同原本正在创作的一张晦暗油画,突然间飞出一笔阳光般的亮色,让人为之一振。应该相信,无论社会发展的齿轮多么冷硬,属于乡村的温情总会存在,谁也无法把全部田野都变成城市,在铲车和轧道机无法到达的地方,会有一树梨花在四月绽放。

  《繁花似锦》是一部当代农村发展变迁心灵史。小说原本在父母爱情上花费许多笔墨,后来修改中做了割舍,这种构思本身就说明作者有书写心灵史的动机。心灵史是离不开父辈乃至祖辈的,否则就不能称史,小说中的姥姥、父母,无疑是心灵成长的路标。作者以白描视角观照当代农村变迁,观照已成过去时的知青生活,得出的结论不乏新见地,最大限度地回放了生活真相,让这部小说有了一定的纵深。

  事实上,任何作家的心灵史都是一首爱与恨相交织的叙事诗,既然是诗,就免不了剪裁。作者恰到好处的剪裁是这部作品成功的关键。我相信作者拥有宝贵的素材和大量第一手资料,因为得胜村是作者深入生活的地方,那个属于故乡的村庄被她深耕多回。我曾担心作者不能操起剪刀下手,来个东北乱炖,把所有的农副产品一股脑端上餐桌,读罢书稿之后这个顾虑被打消,我发现作者懂得哪些食材好,哪些佐料可以不用,由此烹饪出的《繁花似锦》,称得上是色香味俱佳的精神大餐。

  爱情作为文学难以绕开的主题自然也在这部作品中有所体现,小说中对爱情的描写把握很有分寸,让人回味不已。知青时期的爱情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的宿命感,善始易,善终难,这无须归咎于哪个人,那是一个时代的颤音,但至少他们是真诚的,没有附加,不工于设计,这种情感是美好的向往和枯燥生活的滋润,让艰苦生活有了色彩和憧憬。作者有意无意中呈现了这样一种观点。

  《繁花似锦》是献给新时代的一首乡村奏鸣曲。十七个乐章,章章引人入胜,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舞台上,这部作品的基调对读者会有许多新的启发。以知青周铁铁、秋叮叮,以及当地青年范潇典为代表的主人公,满怀对黑土地的挚爱,有的重返曾经奉献过青春的乡村续写自己的理想;有的走出去、又归来反哺这块养育自己的土地。尤其新生一代能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依靠生态兴农、科技兴农,将传统村庄建成现代生态产业示范区,并且用现代理念、互联网经济,以及康养产业等彻底改变了农村的生产方式,这正是新农村的未来和方向。

 

好一个农村新人的谱系图

——读张艳荣的长篇小说《繁花似锦》

   贺绍俊 《文艺报》(2020年06月10日3版)

    本书是一部艺术地展示新时代中国乡村社会决胜全面小康多彩画卷的现实主义小说力作,入选2018年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扶持项目。作品以展示新时代农村面貌为切入点,回顾改革开放以来,得胜村逐步实现小康、生活繁花似锦的过程。作品充满对黑土地的挚爱,描绘以范潇典为代表的建设新农村“摆渡人”和以范博成为代表的新一代大学生党员“接力者”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生态兴农、科技兴农,带领群众走上幸福路的经历。小说描绘了农村脱贫致富的图景,讲述了扶贫干部“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的历程,颂扬了时代发展中,“摆渡人”“接力者”敢于担当、无私奉献、吃苦耐劳、有勇有谋的精神,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留下了珍贵的文学写照。 作者简介: 张艳荣,中国作协会员,辽宁省作协理事。著有长篇小说《命令无情》《你用战剑翻耕土地》《关东第一枪》,小说集《父亲的山高 母亲的水长》等。 《繁花似锦》,张艳荣著,安徽文艺出版社2020年5月

    张艳荣的长篇小说《繁花似锦》是写新农村建设的,这个书名非常贴切地表现了新农村建设这一主题。新农村不就是栽种在乡村广袤土地上的繁花吗?繁花似锦形象比喻了全国新农村建设的宏伟蓝图,而且它正在逐步成为今天的现实。张艳荣以辽宁盘锦的一个乡村为背景,生动地描写了这一令人欣慰的现实。

    新农村建设没有统一的模式,它必须从实际出发,挖掘本地的优势和潜力,因地适宜,才能将建设新农村的设想落到实处。张艳荣的新农村建设故事好就好在不是关在书房里想象出来的,而是从现实中采摘出来的。张艳荣笔下的乡村属于辽宁的中南部,我虽然没去过这里的乡村,但我知道那里的盘锦大米和湿地河蟹都是名声在外的精美食物。张艳荣所写的新农村建设就是紧紧抓住这两件地域之宝做文章的。比如推广新品种水稻、认养稻田、与大公司合作就地建造稻米加工厂、稻田养蟹、开发生态园林、发展乡村旅游业,等等,这些项目都是小说中的得胜村正在做的事情,每一项都与得胜村的地域条件和传统有关,因此张艳荣写起来活灵活现,我们读起来也觉得真实可信。

    当然不是说有了这两宝就可以建成新农村,对于得胜村来说,他们的成功是几代人接力奋斗的结果,同时也是全社会共同支持的结果。张艳荣为了透彻地写出这一点,便将视线拉向历史纵深,她从40年前的得胜村写起,让我们与得胜村的村民们一起重新走一遍40年求富求变的历程,由此我们也看到,今天的新农村建设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张艳荣在回望乡村历史时也许意识到,中国农村的求新求变,不是农民凭着个人奋斗能解决问题的,中国农民命运的改变必须建立在集体和时代的基础之上。村子是最基层的集体,它是所有村民的组合,也是所有村民的依靠。一个村子能不能有所发展和变化,有没有一个好领导是关键。因此张艳荣重点写了三代村长。第一代是老拐,第二代是老拐的非亲生儿子范潇典,第三代是范潇典的儿子范博成。这三代村长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热爱自己的家乡,一心要为得胜村谋福利。尽管老拐爱占点小便宜,但他想得更多的还是“为父老乡亲做点事”。小说用笔最多的是第二代的范潇典。这是一个典型的新人形象,他成长于改革开放时代,一路努力追随时代潮流,他继承了农民吃苦耐劳的传统,又从时代进步中获取了宽广的胸怀。他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倾注在带领得胜村民发家致富上。对于这样一个文学新人的塑造,张艳荣不仅给他涂上亮丽的理想主义色彩,而且采取严格的现实主义手法。她既写了范潇典所做的一切都是从得胜村的实际出发,又写了他并不是一蹴而就取得成功的,小说充分描写了范潇典遭遇的挫折,这些挫折非常真实地反映了农村的现实。事实上,尽管后来范潇典不当村长了,但得胜村后来所进行的新农村建设基本上都是在他所做的一切的基础上进行的。范潇典就像是一位历史的摆渡人,他的实践告诉人们:农村改革开放40年就是寻求新农村建设道路的40年,过去我们在农村的一切努力都是在为今天的新农村建设铺路,得胜村最值得人们骄傲的地方,就是他们铺了一条特别平坦和宽敞的路。这也是范潇典这一个文学新人形象的闪光点。范博成作为第三代的村长有着鲜明的新时代特征,他大学毕业,掌握了现代科技知识,并成为了政府部门的年轻干部,他是作为组织任命的“第一书记”被派驻到得胜村的,尽管他不像自己的父辈们那样固守在得胜村这块土地上,但他仍然会像父辈们那样为这块土地挥洒汗水的,因为他把自己的事业和理想寄寓在了这块土地上。范博成体现了农村新人的未来走向。他们打通了城乡之间的界限,也把农村的发展融入到全社会的现代化建设之中。从老拐到范潇典再到范博成,这是张艳荣为我们提供的一个农村新人谱系图,通过这个谱系图,小说清晰地展现了农民命运的演变史,和农村新人的心灵蜕变史。

    小说还写到当年来到得胜村的一批知识青年。但张艳荣并没有按我们熟悉的知青文学路子来处理,因为她不是要通过知青来进行历史审视的,她将知青作为一种嵌入到乡村文化的符号来讲述故事,知青携着城市文化信息为得胜村打开了一扇窗口。小说重点写了秋叮叮、周铁铁和赵松三位知青,他们回城后仍怀念得胜村的日子,保持着与得胜村村民的来往。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得胜村的变革奉献一份力量。秋叮叮在大学学习农业科学,后来专门为得胜村培育了优良的稻种;周铁铁是一家粮食大公司的负责人,他与得胜村合作办起了稻米加工厂;赵松在北京成了著名的媒体人,他帮助得胜村开发了现代的生态旅游业。知青的几条情节线汇合起来,表达了一个共同的意思:新农村的建设还需要知识下乡。

    小说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是臭三,一开始出现时还是一个6岁的小女孩。张艳荣选择这个小女孩作为主要叙述人,显然是为了方便将自己的童年记忆和生活体验移植到小女孩的身上,这样的叙述方式使得故事带有浓厚的主观情感色彩。40年前,知青带来的毛茸茸的玩具兔子,启迪了臭三幼小的心灵,她从此知道了在得胜村外面还有更多的美好与神奇,“诗与远方”也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她后来走出了得胜村,成为省电视台的编导,但她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乡,家乡也有她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当她回到家乡时,那里的一草一木都会唤起她温馨的记忆。可以说,写臭三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生活是小说中最生动感人的部分,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这一部分的书写浸透了作家的个人情感和体验。也许这还证明了一个道理,新农村建设不仅需要知识下乡,也需要情感下乡。只有人们怀着最真挚的情感,才会真正将新农村建设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做,作家写作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生动展示乡村浴火涅槃的进程

   李朝全《文艺报》(2020年06月10日3版)

    张艳荣的长篇小说《繁花似锦》是一部观照中国乡村半个世纪以来的浴火涅槃进程的生动文本。作者以辽宁饶河流域的一座村庄得胜村作为描写对象,通过讲述数十年间三代村民为了摆脱贫困走向富足不屈不挠的拼搏奋斗,以中国改革开放前后特别是农村全面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以来的变革为主线,展示乡村天翻地覆的变化,表现一代又一代农民的成长与变迁。

    作者以农村小孩臭三(郝宇萌)为叙事视角,采用第一人称叙事。从臭三的视角出发,注意捕捉孩子眼中感兴趣的人和事:当年的知青点、从大城市来此下乡的知青,侧重讲述他们之间以及他们和当地青年之间建立在劳动基础之上的爱情和友情故事。再从孩子周围的生活圈辐射开去,描写孩子的父亲、朴实忠厚的赤脚医生郝东凯,勤劳热心的母亲大春子,姐姐郝思晴和她后来嫁给的姐夫、满腔热血、一心为公为民的村主任范潇典,以及农民和知青的后代——以范博成、周秋为代表的当下的青年一代。小说用小村庄三代人数十年的历史风雨、恩怨情仇,串联起了得胜村的今昔巨变。

    摆脱贫困,走向富裕,是中国农民数千年来坚持不懈的梦想与追求。得胜村亦不例外。以老村长老拐为代表的新中国第一代农民,勤勤恳恳,在集体的土地上苦苦经营,然而没能解决贫困。第二代农民以范潇典为代表,他们受到改革开放春风的激荡和鼓舞,外出进城务工,在农村开展副业、企业生产,开拓特色性新产品,到处推销农副产品,千方百计带领群众共同富裕。但是由于知识面和眼界等的局限,范潇典们一次次地遭遇挫折,乡村共同小康的梦想未能完成。到了大学毕业生、回乡挂职第一书记的范博成这一代,他们充分利用互联网、现代物流、企业化经营等手段,引领当地农民闯荡出一条乡村发展的新路。

    得胜村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村庄。这里的一代代青年热血满怀、积极上进,他们不偷懒、不退缩、敢担当、敢作为,彰显出青春的风采。这也证明了青年强则农村强,青年强则国家强的真理。同时,作者将得胜村历史性变迁的描绘置于中国改革开放大潮的背景下来展现,将得胜村作为烛照中国农村改革的一个小小窗口,折射出在不同历史阶段农村改革不同的特点、诉求、目标、途径和举措。因此,这是一部现实特征鲜明的作品,是一部立足乡村,涵盖历史与当下、接地气的作品。

    为了增强小说的故事性和可读性,作者特别注重将爱情因素加入到故事的叙述中。小说浓墨重彩地表现的爱情故事包括知青林芬芳和赵松,知青秋叮叮、周铁铁以及当地青年农民范潇典、郝思晴之间,新时代青年范博成和周秋之间的爱恋。同时也写到了上一辈人郝东凯和大春子等的爱情往事。每一个人物都各具个性,每一个爱情故事都各有不同。赵松是一个情感浪漫同时又不无自私的人。他借助诗歌俘获了“美神”林芬芳的芳心,却并不珍惜,在知青返城大潮中抛弃了妻子。而在商海中摸爬滚打了多年后,他开始怀念并珍视当年与林芬芳真挚的感情,最终与林芬芳破镜重圆,并且生下了女儿。而秋叮叮的爱情则更多波折。这是个不谙世事、性格单纯的女孩,范潇典明显喜欢她,但却囿于城乡之别或者自卑心理,始终未能向其表白。周铁铁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在改革商潮中变成了成功的企业家,并且得到了秋叮叮的爱情。几个年轻人之间真挚的友情亦让人感动。特别是他们对于得胜村这个曾经生养自己的地方,都同样的视如故乡,一往情深。这些情感的汇聚,让这部小说有了可感性和共情性基础。

    在这些人物中,性格最丰满的无疑是范潇典。他与父亲、与儿子的关系都不佳。在养父、老村长老拐眼里,这是一个倔强却有追求的孩子。在推荐知青上大学的问题上,范潇典仗义执言,推荐了自己暗暗喜欢的秋叮叮,并且直言不讳地指出,另一个竞争对手赵松不仅已婚不合适上学,而且他是假积极真偷懒。在村里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参军的名额时,他主动让给了知青周铁铁。由此可见,此人心地良善。他放弃了在沈阳读夜大的机会,主动回村竞选村主任。在带领村民致富过程中,他时时处处为大家着想,唯独不考虑自己的利益,甚至毫不犹疑地牺牲掉自己的利益。这又能看出他的大公无私、先人后己。同时,他又是一位急公好义、率性耿直的人,然而,在文化、知识、视野等各方面的局限下,他始终未能成功地带领全体村民走上富裕。范潇典既是传统农民的一个典型,具有忠厚踏实、勤劳肯干的优点,又具有改革开放时代共产党员的新特征:敢闯敢拼,开拓进取,一心为民,甘于奉献。人物个性鲜明、给人印象深刻是这部小说成功的一个地方。

    《繁花似锦》还注意追求作品的地域特色。譬如,借助具有地方性特点的事物,如稻香河蟹、盘锦大米、二人转、皮影戏、跳大神等,凸显了东北辽宁辽河流域的特色。同时运用了地方性的方言、习俗等,使这部作品显示出了自己的个性。

    乡村题材书写是当代文学重要的主要主题之一。作家对农村、农业、农民的关注与厚爱,既源自于中国悠久的农业文明,又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传统密切马卡比,同时也和作家们对农村生活的熟稔、对乡愁的深刻记忆有关。在当下,国家倡导新农村建设,实施振兴乡村的战略。文章合为时而作。小说关注乡村,力图从乡村中开掘出诗意和新意,唤醒读者深刻的乡愁记忆和浪漫的乡土情怀,留存一份属于文学的乡村影像。这无疑是值得鼓励的。

    当然,我们也能看到,张艳荣对当下乡村生活场景的理解似乎还不够深刻,对新时代乡村新青年的生活和情感世界还不够熟悉,对一些新人物的刻画似乎还有些力不从心。这些,希望作者在今后的创作中得到改进和提升。

 

图书信息

《繁花似锦》

张艳荣  著

定价:46.00元

安徽文艺出版社2020年5月第1版

    本书是一部艺术地展示新时代中国乡村社会决胜全面小康多彩画卷的现实主义小说力作。入选2018年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扶持项目。作品以展示新时代农村面貌为切入点,回顾改革开放以来,得胜村逐步实现小康、生活繁花似锦的过程。作品充满对黑土地的挚爱,描绘以范潇典为代表的建设新农村“摆渡人”,以及以范博成为代表的新一代大学生党员“接力者”,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生态兴农,科技兴农,带领群众走上幸福路的经历。小说描绘了农村脱贫致富的图景,讲述了扶贫干部“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的历程,颂扬了时代发展中,“摆渡人”“接力者”敢于担当、无私奉献、吃苦耐劳、有勇有谋的精神,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留下了珍贵的文学写照。

办公室:(0551)63533801  营销部:(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